小泽謙尔-🍑

爬墙中......💫

LOFTER一切都还好哈~

虽然你审核严格,也经常崩,但是我还是爱你的😘通过lofter也认识了好多和蔼可亲的沙雕太太们,永远爱你,加油😘

LOFTER小秘书:

大家,在?


收到好多私信关心我们,感动中。目前我们一切都安好哈。


也请大家安安心心的玩耍,关注你喜欢的创作者,热情的给他们小红心小蓝手!


还是老规矩,有什么情况我们会自己跟大家说的,没说之前,都一切照旧哈。


我们会尽力的,拼命的保护好LOFTER,给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和体验的!


大家一起加油!

我永远爱他啊!!!

My My My!:

献给周润发


以及香港电影逝去的黄金时代


 æˆ‘从未见过这样的男子。


 æžªå’Œå­å¼¹æœ€é…ä»–,血和暴力最配他,爱和玫瑰最配他,痴情与滥情都配他。天真与世故,快活与痛苦,忠义与侠胆,戏谑与肃穆,冷血与热血,死亡与重生,香烟与巧克力,全是他。

  你知道他拥有赤子的心脏,刺骨的情衷,最果决的毁灭和最缠绵的击杀。他拿起枪即为死神降临,他摘下鲜花便是万物复苏。他的绝望称为狂喜,他的沉默叫做呐喊,他的复仇又名救赎。



  他在万花里流连,在群芳中辗转。他看女人的目光和看仇人的目光相比并无甚不同。他对着她们肆意调笑,带着邪气的眼神来回往复。他热爱相遇又别离,留下颠倒众生的背影却吝于回首。他绅士又下流,唇上尚有余温,手心留下黏腻的低语,肩头缝入破烂的誓言。他起身,一步两步,尚未走出房门,这些缱绻痕迹便会如水流过,再无踪影。


  可谁也无法怨恨他,哪怕是任何一丝憎恶的情绪也不舍得沾染他。他拥有这样万物皆可包容的能力。世俗伦理,纲常礼数均奈何不了他。只要他笑盈盈地这么瞥过来一眼,寒冰就会遇见暖春;只要他佯装着苦恼而拧紧眉间,即可化身三岁婴孩,让人心甘情愿将最美的愿景,最深沉的祝福,最坦诚的信任交付于他。无论处于怎样的境况或经过了如何的岁月洗涤,他只要出现在那里,就算是最简单的着装,最脏乱的背景,最平淡的表情,还是会有光芒散布于他周身,圣歌围绕他耳边,白鸽自他掌心飞出,鸣叫着衔来初春的垂柳。


  他在血海里沉浮。手指有握枪结下的茧,胸口有殊死落下的疤。他的双手沾满鲜血,双肩尽担性命。他出现的时候连天幕都要凶狠几分,蛮横的刀刃与枪口也不敢造次。所有与他对立的生灵万物一瞬间低下头软下腰身。他让人知道死亡的号角能够由一个笑容吹响,地狱的使者拥有炽热的拥抱,暴力也是浪漫的告白。他的枪柄缠绕着玫瑰,他的吻别浸泡着鲜血。


  漫天的雨水打磨他,冰冷的夜晚塑造他。他经受最残忍的痛苦,最非人的惩罚。忠义正气不再适合这个江湖,四处充斥着诡谲狡诈,只余他拥有本心与赤诚。不需多言,更无犹豫,同伴危急之时他必定横身在前,浴血相拼,在所不辞。


  可这样一个赤子般的灵魂,交换而来的,更多的却是背叛与妒恶。他背负沉重的苦痛,狰狞的伤口。他向前的步伐异常艰难与坎坷,他走过的每一步都留下蜿蜒血迹,有森然的白骨刻下的印痕。在每一个无人的夜晚或寒冷的街头,他望着人潮来往,用香烟喷吐堆积的悲伤,用酒精溺死满腔的绝望。


  可无论多么痛苦,他从来未曾屈服过。

  不管前方充斥着怎样的险恶,如何的丑陋,千般苦楚万种阻拦,他的身躯依旧无数次从废墟中,从硝烟里,从黑洞洞的枪口前复而挺立,屹立不倒,永恒如初。一同他那炽热的心,滚烫的灵魂。


  这个灵魂是独一无二的。


  温柔又狠辣,决绝又缠绵,像刀刃一样锋利,也像海藻一样柔韧。

 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样的灵魂了。


  同样,那个血雨腥风,满载热血的时代也逝去了。

  我们无从寻找,更无法复原这样一个快意与伤痛同样鲜明的江湖。但纵使隔着二十年的漫长时差,那些人和故事丝毫不曾褪色,反而因岁月的沉淀酿造拥有更加甘美醇厚的口感,封存下来埋入土壤代代相传。


  纵使时光变迁,沧海桑田,我会永恒铭记有那么一个人曾经说过:


  “我一定会留下最后一颗子弹,或者杀人,或者自杀。”



  以及他身着深黑大衣举起双枪向敌人扣动扳机的身影。



  风华绝代,当世无双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ã€Šè‹±é›„本色》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赌神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ã€Šç›‘狱风云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ã€Šçºµæ¨ªå››æµ·ã€‹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阿郎的故事》等观感
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卡斯特同学 于2018.10.23

贪得(第一章)

乔木老师更文了!!!

乔木折枝:



第一章:贪




     æ—¶ä¹Ÿä¸‰ä¹å¯’天,大雪纷飞,簇簇团白挤在空木枝头,凭的折断门前一棵杨柳,那柳树干激起一阵飞雪,正打在一双顶好的缎面皂靴上。


     â€œå“Žå‘¦å°‘爷,您担心着点。”小厮紧忙打去靴面上的雪尘,幸好那靴面银丝勾线,不俱分毫。


      â€œæ— å¦¨ã€‚”开口是低哑的嗓子,似胸腔回响,奇异的好听。


      å°åŽ®åˆè¿žå¿™æ’‘起油伞,一路罩着男子向前走去,背后激起的飞雪缓缓落下,露出“于府”二字,正是安义县顶有名的富甲员外——于言的府宅。


      è™½æ˜¯å¯Œç”²ä¸€æ–¹ï¼Œä½†å®‰ä¹‰åŽ¿ç®—不得富硕之地,不过是凭着祖上的产业,衣食无忧罢了。


      è¿™ä¾¿ä½¿è¿™ä½äºŽå‘˜å¤–养成事不与人争的性子,平日里宽和淡泊,县里有那吃不起饭的穷苦人家,尽可到于府讨上一碗粥喝。


      è¿™ä¸€æ—¥å¹´å…³å°†è‡³ï¼ŒäºŽè¨€å¸¦ç€åºœä¸Šå°åŽ®åˆ°è¡—上置办年货,原本是夫人的活计,却是因这大雪肆虐,员外舍不得梨娘受寒,亲自来了。


      è·¯é¢ç§¯é›ªï¼Œè¡—上少有行人,于言走了好一会儿,也觉得寒气刺骨,将身上的披风紧了紧。


      å°åŽ®çœ¼å°–,连忙说道:“少爷,东西都办齐了,咱们赶紧回府上去吧,冻坏了定叫夫人担心。”


      è¯´åˆ°å¤«äººï¼ŒäºŽè¨€çœ¸è‰²æŸ”和,点了点头,转身准备回府。


      æ­£å·§åœ¨è¿™æ—¶ï¼Œçœ‹è§è¡—边有一卦士,须发皆白,盘


膝坐地,却没有受寒之意,使人不由的多看两眼。


      å¯Ÿè§‰åˆ°äºŽè¨€çš„目光,那老道睁开眼来,一双眸子混沌,目光却清澈,望着于言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
      éšåŽå¤§å£°åš·äº†èµ·æ¥ï¼šâ€œå¯æ€œå°˜åŸƒé‡Œï¼Œå¤©å‘½æœ‰å®šç«¯ï¼Œé¸Ÿéšé¸¾å‡¤åŽ»ï¼Œä¸æ‹œåˆä½•å¦¨ã€‚”


      äºŽè¨€ä»¿ä½›å—到一股奇异的震动,不由的停下步子,转过身,望着那老道,微微颔首道:“道长,见过道长,小人才识粗浅,不知此言何故?”


      è€é“抚须笑了起来:“天机,不可说,今日与施主有缘,只劝施主莫做那贪得无厌之事,劝施主莫做执迷不悟之人,三千轮回,婆娑无量,为之奈何?”


      ä¸€æ—çš„小厮急了,开口轰道:“哪来的老骗子,去去去,我家主人是方圆几十里的大好人,岂会是你口中贪得无厌执迷不悟之人,还不快滚开。”


      â€œä¸å¾—无礼。”于言开口斥道,转身又谦恭道,“下人不懂规矩,道长莫怪,只是道长所言……在下实在不明白,还请指点。”


      æ­¤æ—¶æ— è®ºäºŽè¨€å¦‚何恭敬,那道士却一言不发,闭眼假寐,再不做回答了。


      çœ¼çœ‹å¤©è‰²å°†æ˜ï¼ŒäºŽè¨€åªèƒ½å›žåºœï¼Œèµ°å‰ç•™ä¸‹ä¸€æžšå¦é“¶ï¼Œæ‹±æ‰‹æ‹œäº†æ‹œï¼Œä¾¿ç¦»å¼€äº†ã€‚


      èµ°è¿‡å‡ æ¡è¡—,小厮叫了一声:“少爷少爷,小的该死,对联给弄丢了,定时落在那老道人处,小的这就回去寻。”


      äºŽè¨€æ‹¦ä½ä»–,这大雪的天气,再回去得费多少时辰,小厮做事一向妥帖,从不出纰漏,不过是几幅联,丢了就丢了。


      æ­£åœ¨æ­¤æ—¶ï¼Œå¬è§è¡—边有人叫喊:“三枚铜板一副联,联不好来不要钱,走过路过别错过,错过你得等一年。”


     çž§ï¼Œå¾—来全不费工夫!


     äºŽè¨€å¸¦ç€å°åŽ®è¿žå¿™æœç€é‚£æ‘Šä½èµ°åŽ»ï¼Œé›ªéœŽæ—¶ä¸‹çš„大了,一片风雪肆虐中,叫人看不清前人形貌。


      åªèƒ½çœ‹è§ä¸€ä¸ªå°é»‘影,于一片风雪之中格外扎眼,那叫卖声由远及近,敦厚又清亮,似岩石蹦开山泉水,似乌云劈开响惊雷。


      å¥½å®¹æ˜“走到摊位前,看见的是一个二三十岁的青年人,身量不高,眉眼齐整,穿着一件乌黑的褂子,露絮的破袄,顶是穷困了。


      é‚£äººçœ‹è§æœ‰ä¸»é¡¾å‰æ¥ï¼ŒæŠ¬èµ·å¤´ï¼Œä¸€åŒçœ¼ç›æ™¶æ™¶äº®ï¼šâ€œè¿™ä½è€çˆ·ï¼Œè¦ä¸ªä»€ä¹ˆè”。”


      äºŽè¨€çš„目光却一直落在他那张破旧的桌子上,那桌上放着好些对联,书法苍劲有力,联词妙笔生花。


      å¯è§çœ¼å‰è¿™è½é­„人却是才气纵横,非同凡响。


      äºŽè¨€éœ‡åŠ¨ï¼Œä»–一向惜才爱才,不由开口说道:“兄台如此才气,何必在此卖字画,求取功名岂不更好?”


      é‚£äººè„¸ä¸Šé—ªè¿‡ä¸€ä¸çª˜è¿«ï¼Œç¬‘容一僵,又重新露出一个来,这次却是怔怔的望着于言,笑得感激:“老爷抬举小人了,小人名叫郭子相,一月前从涿州进京赶考,不料路上生了几场大病,盘缠用尽,只得在此卖点字画,筹集银钱继续赶路了。”


      æ­¤è¨€ä¸€å‡ºï¼Œæ€Žä¸å«äººæ‰¼è…•ï¼ŒäºŽè¨€é¡¿æ„Ÿæƒºæƒºç›¸æƒœï¼Œçœ¼çœ‹å¤©è‰²å°†å¹•ï¼Œé£Žé›ªå‚¬äººï¼Œè¿žå¿™è¯´é“:“郭兄,不如回我府上,刚好府上缺几幅对联,郭兄笔墨出众,便交予你罢。”


      éƒ­å­ç›¸è€ä¸ä½å¯’气,赶忙答应了,三人顶着风雪回到于府,梨娘已经做好饭菜,二人痛饮几杯,更觉相谈甚欢,相见恨晚。


      ç¬¬äºŒæ—¥ï¼Œéƒ­å­ç›¸å†™å¥½å­—联,府上皆赞不绝口,于言大喜,留郭子相做于府门客,待来年入春,再备好盘缠,送子相入京。


      è‡ªæ­¤ï¼Œéƒ­å­ç›¸å…¥ä½äºŽåºœã€‚


      äºŽè¨€ä¹å–„好施,爱好甚广,为人慷慨仗义,不拘小节,因此广结天下好友,时时宴请宾客,郭子相虽饱读诗书,有一张巧嘴,却喜好安静,不常与人来往。


      å”¯ç‹¬äºŽè¨€å½’府之时,他备好美酒,唤他痛饮,酒酣时,也见于言写诗作画,文采斐然,落笔不俗。


      é—®ä»–为何不求取功名,光耀门楣,于言醉酒,坦诚相告,只道是当今天下奸臣当道,清官无路,他也曾有登科及第梦,盼金榜题名时,怎奈世道昏庸,大厦将倾,实非他一人可救之。


       é‚£ä¸€æ—¥ï¼Œéƒ­å­ç›¸é¥®ä¸‹ä¸‰å›é…’,酒坛摔于地上摔作齑粉,指天道他日若做官,定做青天,定还于言一个朗朗乾坤,明明白白!

换头文学批量生产流水线

淡漠随风:

世间愁怅人(虞兮):



重型机甲harumi:







挂个人 @520 ï¼Œæ¯ä¸€ç¯‡æ–‡éƒ½æ˜¯æ”¹åæ›¿æ¢æ–‡å­¦ï¼Œæ— ä¸€ä¾‹å¤–。








调色盘没必要做了,和原作除了人名完全一样,甚至有的地方人名都没替换干净。








金东 ä»Žå°å® åª³å¦‡  æŠ„袭自  ã€Šåœ¨ç«¹é©¬çš„书包里发现了姨妈巾》








祥林 æ€»è£å’Œå°å¯çˆ± æŠ„袭自《掌心痣》








鱼进锅 è€å®žäºº æŠ„袭自 ã€Šç‰›é²œèŠ±çš„春天》








饼四  æœ±æ€»è¿½å¦»  æŠ„袭自《豪门生子日常》








祥林 小花妖   抄袭自 《小花妖追夫记》








堂良  星际重生   抄袭自《星际娱乐圈天神再世追妻》








首页防跑路:








http://wennuandetian278.lofter.com








求求这种人放过同人吧,脸只有一张,节约点用。








 @520 èšèšæœ¬äººå›žåº”:只是在分享适合他们的文章,你不喜欢可以不看。








我tm。你tm。他tm。
 çˆ·è¿·æƒ‘了。








回应咋还删了,评论私信也关了,干啥啊含羞带臊的,又没人网暴你,还真就把自己当太太了,见不得除了小红心以外一切消息呗?